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中国
-----------------
其他BBC网站

2005年03月08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2:12北京时间 20:12发表
透视:21世纪是中国世纪吗?

透视中国
BBC中文网记者 魏城

d

随着新年伊始英国《泰晤士报》一篇署名评论的发表,有关“21世纪是中国世纪吗?”的争论又开始热乎起来了。

这篇评论题为《这是中国的世纪》,作者威廉·里斯—莫格是该报的前总编。据他自己说,他是在岁末年初看电视时,灵感顿生,同时捕捉了这篇专栏文章的主题和这个关于本世纪大国兴衰的预言。

里斯—莫格这样描述他的预言形成过程:“上周末,我看了许多著名经济学家对2005年全球经济的预测。我还收看了中国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播出的类似预测。当我们从一个频道换到另一个频道、从一个话题换到另一个话题、从一位经济学家的预测换到另一位经济学家的预测时,就会发现它们的一致性令人震惊:美元的前景如何?取决于中国。欧元呢?取决于中国。石油价格?取决于中国。工业产品?中国。全球股票市场?中国。债券价格?中国。世界贸易?中国。世界发展?中国。”

两大阵营

当然,无人能够否认中国的影响,也无人能够漠视中国改革开放二十多年来的惊人成就,但这种影响、这种成就是否巨大到足以用中国来命名这个世纪的地步,即使在这个世纪进入第五个年头之际,仍然还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不过,有两个有趣的现象值得玩味:

其一,里斯—莫格在他那篇被全球中英文媒体广泛转载的文章的开端说,18世纪和19世纪是英国的世纪,20世纪是美国的世纪。

我不知道,在英国世纪和美国世纪真正形成之前,是不是也有人作过这类石破天惊的预言,但我的确知道,在所谓的“中国世纪”真正实现之前,里斯—莫格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如此放胆预言的人,而且支持和反对这种预言的争论也是此起彼伏,愈吵愈凶。

其二,支持和反对这种预言的两大阵营的构成也颇为奇特:支持“中国世纪说”的阵营由两类人组成,一是中国的宣传官员和爱国民众,二是某些西方记者和学者;反对“中国世纪说”的阵营也由两类人组成,一是许多海内外的华裔学者,二是中国某些冷静谨慎的高层官员。

各执一词
d
中国经济的发展势头很旺

两大阵营的主帅在阐述各自的观点时都振振有词,似乎也都言之成理。

例如,里斯—莫格支持其“21世纪是中国世纪”立论的证据很多,其中包括:

(1)今年1月1日起全球纺织品贸易自由化,中国纺织品在美国市场的份额可望从17%增长到50%;在欧洲的市场份额可望从18%增长到30%。现在市场上的玩具都是中国制造,要不了多久,大家穿的衣服也将都是中国制造的;

(2)中国联想集团最近收购IBM个人电脑分部一事,说明中国已经不满足于生产低端产品,而是向高技术行业进军;

(3)中国不仅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出口国,而且已经成为一个大规模的进口国;

(4)中国在这次印度洋海啸灾难中是最大的捐助国之一,这表明中国不但在经济上已经成熟,在政治上也在成熟起来,而这恰好是使21世纪成为中国世纪的最好保障……

但早在21世纪来临前夕,中国学者何家栋就撰文反对“21世纪是中国世纪”的说法。

何家栋在1999年发表于中国《科技时报》上的一篇文章中这样写道:“21世纪的中国难以恢复到18世纪时的世界地位。‘康乾盛世’时的中国人口占世纪的三分之一强;GDP占世界总量的三成;典章制度受到欧陆的主要思想家景仰和赞美;在周边几十个中小国家建立了朝贡体系。在21世纪,中国的人口和GDP只能达到世界的五分之一,天下体系也不可能在任何范围内重建。与其说21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不如说18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

另外一位中国学者、前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所所长严家祺则在2000年年底撰文说:“世界史的事实表明,一个国家的崛起需要数十年、甚至一个世纪的准备,经过21世纪的艰巨努力,也许22世纪是‘中国世纪’,但从20世纪美国与中国、日本、西欧等国的比较来看,21世纪是‘美国世纪’。也许要到21世纪后半期,‘美国主导’才会为‘多极体系’所代替。”

2001年,美国有两本针锋相对的英文书相隔不久先后问世,一本题为《中国的世纪》,另一本名叫《中国即将崩溃》。有趣的是,两本书的作者都是美国律师,而且都在中国生活和工作了二十多年,不过,对中国的发展持乐观看法是美国的白人律师,持悲观看法的却是美国的华裔律师。

《中国的世纪》的作者劳伦斯·布拉姆认为,中国将在本世纪迅速崛起,成为雄霸世界的超级大国,因此21世纪是以中国为核心的世纪,就象英国主宰了19世纪和美国主宰了20世纪一样。

但《中国即将崩溃》的作者章家敦却预测,中国将在五至十年内(也就是2011年之前)土崩瓦解,成为一堆不可收拾的烂摊子,重新陷入类似清朝被推翻后的军阀混战局面。他的根据是,共产党独裁统治下的经济改革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近些年来中国不是在进步,而是停滞不前,甚至在倒退。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经济将不堪重负,社会将动荡不安,整个国家犹如一个油田,只等加入世贸这根火柴把它点燃。

预言的诱惑?

看来,预言家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职业,历史上经常发生预言家的预测未能兑现、甚至与现实截然相反的现象。比较近的例子是,六四后,海内外许多人预测中共不出几年就会垮台,但十几年过去了,中共仍然大权在握。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布拉姆是一个比章家敦狡猾的预言家,因为过不了几年,章家敦就要面对他的预言是否应验的局面了,而布拉姆则把预言应验期放在了这个世纪结束之后,巧妙地避免了不得不活着面对现实的局面。

里斯—莫格也选择了无须活着接受历史检验的“长线”预言法。不过,在如今的网络时代,他却不得不“短线”接受网民的品头论足。

先看看中国网民的评论。

在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的网上论坛“强国论坛”上,有人贴出《参考消息》编译的里斯—莫格的文章,下面是其中两幅跟帖:

“要有自信,同时不要被冲昏头脑。”

“还早着呢,幼稚病犯了。去美国看一看吧,那里的制度多适合于生产,去看看。”

再看看英文网民的跟帖。

在一个名为“自由论坛”(www.libertyforum.org)的英文网上论坛上,也有人贴出了里斯—莫格的英文评论,以下是部分英文跟帖的中文译文:

“是的,一点儿没错。我们刚刚看到它(指“中国世纪”)的开始。”

“我认为,中国不会变成像今天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因为中国被一些充满敌意的国家包围着,从俄罗斯、印度,一直到日本,但中国将是一支重要的力量。”

在另外一个名为“夜网”(www.nightly.net)的英文网站上,里斯—莫格的文章引来了更多的跟帖:

“(里斯—莫格的)那一评估的唯一缺陷是:中国的共产主义政权和经济制度可能在很大程度上阻碍这样的发展。”这是取名“里奇塞尔特”(Richcelt)的网友的跟帖。

署名福迪斯托(Foadisto)的网友则回应说: “中国仅仅是一个名义上的共产主义国家。中国沿海的各类城市,尤其是广东省的城市,均属我们这个星球上最为自由化的城市之列。在这些城市中的任何一个城市经商创业,比起美国来,要容易得多,官僚主义也比美国要少。……你如果在中国这些城市的酒吧中喝酒,你所遇到每一个人可能已经有了自己的生意,或者正在计划在最近的将来开生意。这些城市无疑将会很快成为全球最现代化、最繁荣的城市。”

网友“桑诺斯”(Thanos)则直接针对里斯—莫格文章的预言:“21世纪是否将属于中国?谁说得清楚?但我对此有疑问。我认为这样说更准确:21世纪将不会仅仅属于美国……根据现在的趋势,我预测中国将大约在本世纪中叶最终赶上美国,如果那时还不是完全超过美国的话。”

看来,这位网友也抵御不住预测未来的诱惑,尽管预测往往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甚至会跌破眼镜的事。

网友评论:

中国目前的情况一定要依靠一个坚强的集权领导,我认为非共产党莫属。中国当然需要民主,但是民主绝对不是只有西方的一种模式,更不意味着只有美国一种模式。其实在当今所谓的“民主”国家,民主多少已经沦为了政治表演的花边,而对于中国这样一个从封建社会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转型到现在的社会制度不过短短百余年的国家,任何一蹴而就的“民主”都很有可能让国家重新跌入可怕的状况。此外,我不认为现在中国的国民呈现出来的状况可以保证高度民主的实施,而且事实证明很多所谓的“民运人士”无论是在思想的深度还是广度上都很有问题,即使退一万步说可以把国家的前途交给他们,我完全不怀疑他们还是会实行专制,而且,以他们的表现和水平,我完全没办法相信他们可以做的比现在的政府好。对于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政府,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宽容一些,理解一些,毕竟中国是进步了,强大了,这样才给了很多人坐而论道谈论民主的机会,如果十三亿人民还在饥饿的生死线上挣扎,什么民主都是空话。就好像有时候我看到非洲某些国家,这边在“民主”选举,那边众多的百姓在因为饥荒而活活饿死,如此民主岂非闹剧一场。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中国的一党制度真是为国家建设省了不?!(...乱码...)
小陌, 中国

文章作者这种人在西方生活了一些时间, 就自以为很高明,很文明,说在中国喝狼奶长大, 你想问问你妈妈同意不同意. 真是可耻,实际上是垃圾!!!
,

我认为中国不能民主,还是现在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最好.因为民主听上去很好听,好象都在为老百姓讲话,其实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一回事,有时候因为民主把傻瓜都选上去的人有的是例.老百姓是不会彻底的知道这个后选人的能力的,老百姓只能通过媒体来了解后选人,但媒体是不具体的,老百姓只能看看他的长相和言吐来选,如果中国是一个民主的国家的话我想就不会有邓小品改变中国的今天.
仅仅, 中国

中国的繁荣目前仍然主要表现在东部沿海城市,如广东的城市、上海、江浙一带。中部与西北部还比较落后,民主意识仍较薄弱。在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陈腐上千年的官僚主义仍然盛行,公民特别是农民到政府进行合法办事付出额外支出仍是家常便饭。21世纪中国政治不面临政治革新,一定程度的繁荣之后就是一定程度的社会动荡。有待中国政府之新政和解决三农之后,21世纪为中国所主流仍会令人信心十足!
Arthur Chan, Vietnam



繁体

有关报导
日本企业发出"中国威胁论"
2001年08月26日 |  中文网主页
特写2004:世界目光聚焦中国
2004年12月21日 |  中国报道
特写:中国国际地位的提升
2004年10月01日 |  中国报道
中国经济过热逐渐受到控制
2004年11月10日 |  中国报道


BBC中文网 - 产品与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