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 网 上 网 络 纯文字页 | 联络/荐言 | 疑难解答
BBC 中 文 网
中文网主页 
中国报道 
英国新闻 
财经消息 
体坛快讯 
英语教学 
科技动态 
英国报摘 
专题报道 
网上论坛 
节目精选 
广播时间表 
广播频率 
新闻五分钟(普)
网上直播(普)
新闻五分钟(粤)
时事一周(粤)



 
韩东方访谈录音 
 

>详细报道内容
2004年06月03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0:41北京时间18:41发表
韩东方:无法忘记的夜晚

89民运期间韩东方北京铁路分局的工人,担任了北京工人自治联合会的新闻发言人,在天安门广场坚持到最后一刻。六四之后受到监禁,91年获得保外就医。现在在香港居住,仍然关心劳工运动, 是《中国劳工通讯》的主持人。在接受BBC中文部采访时,韩东方回忆了六三那个无法忘记的夜晚。

以下是录音采访的文字记录

六月三号晚上,在帐篷里面,因为我是负责对外发言,向记者每天说得很多、很累,(所以)到那天晚上十点半,我就在帐篷里睡觉了。有很多人断断续续跑进来说,今天晚上一定会有军队进来,而且会开枪。因为头几天,一直都在这样说,我就觉得那不可能。因为我自己也当过兵,我知道如果是我的话,作为一个士兵,就算是拿着枪进来,不可能给我这样的命令,让我对着老百姓开枪。一个是不可能给我这样的命令,就算给了我也不会执行的。我们一直上政治课,就是为人民服务、人民子弟兵。

十一点半左右,我被叫醒,部队开枪了。 一听外边真的是啪啪的枪声。我猜是橡皮子弹。我从帐篷里出来,抬头 一看,天空上从不同方向飞着那种红色的红线。我一下子就呆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办,因为那明显的就是真枪真弹了。身边的人问我,'我们现在怎么办'。我真的就是脱口而出,'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一看到广场上人乱乱的,到处跑来跑去。天上的子弹飞来飞去,一直都没有停。

到了大概一点钟左右,有一群年轻人象学生样子的人,来到我们的帐篷这边,说要找韩东方。 我说我就是。当中他们领头的就说,你现在要跟我们走,要离开广场。解放军要血洗广场。我就说,'你们是什么人?我为什么要跟你么走'?他们说,不用问我们是什么人,你必须得跟我们走。 我说,我肯定不会走。正是因为解放军要来,我是工自连发言人,我肯定不能走。他们说,你不走,呆在这里干什么?你又可以干什么?那个领头的小伙子就说,现在由不得你了。这个广场上不知道会死多少人?我们的任务就是把你从广场上弄走。我们不希望你在这里死掉。

当时他们说了很多让我感到很强烈的,也很复杂的一些话。他们提到了波兰的团结工会的瓦文萨,当然被人这样说,心里也感到很愉快。觉得被人这样得尊重。但是,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又觉得很戏剧性。因为我们接受的教育是革命英雄主义教育,什么毛泽东保卫延安,斯大林保卫莫斯科之类的,到了关键时刻领袖人物不可以临阵退缩。十几个人压送一样把我推出了帐篷。那个领头的人就说,我们把他围起来防止流弹伤着他。就这样十几个人我都不认识的年轻人,把我推出了广场。

事情就这样发生了,当时离开了广场,广场的西北角有一辆装甲车被点火烧起来。市民也非常的愤怒,往装甲车上扔石头和棉被燃烧。有一个年轻人骑着自行车,他一直手扶着车把 ,另外的半身都是血。

 BBC中文网全部内容
  

繁体 简体


BBC中文网主页 | 返回页首   
联络/荐言
Chinese@bbc.co.uk


© BBC
BBC World Service
Bush House, Strand, London WC2B 4PH, UK.
其他语言的新闻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