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 网 上 网 络 纯文字页 | 联络/荐言 | 疑难解答
BBC 中 文 网
中文网主页 
中国报道 
英国新闻 
财经消息 
体坛快讯 
英语教学 
科技动态 
英国报摘 
专题报道 
网上论坛 
节目精选 
广播时间表 
广播频率 
新闻五分钟(普)
网上直播(普)
新闻五分钟(粤)
时事一周(粤)
>详细报道内容
2004年01月05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1:29北京时间19:29发表
透视:平民维权难


中国事务特约撰稿人 江迅

当二零零四年新年钟声响起的一刻,中国大陆有一百一十一部法律法规同时实施,其中国家级法律法规五十二部,地方级法律法规五十九部。中共执政五十多年来,第一次有如此众多的法律法规在同一天实施。据了解这些法律法规中,对公权力的遏制,维护公民权益,当推公安部的二百零五条《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中国大陆的警察权已经成为很严重的公权滥用领域,不受制约的公权力,必然导致权力滥用现象。根据《规定》,首次明确提出尊重当事人人格尊严,以非法手段取得的证据,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等。

面对滥用公权,平民要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往往采用上访的方式。中国大陆有信访制度,国务院也颁布了相关的行政条例,但信访制度与那些正常的纳入法律程序的制度不一样。中国政法大学知名行政法专家马怀德教授认为,信访制度是一个好的救济制度,可帮助百姓解决很多现行其它法律不能解决的问题,但在程序上是有问题的。它不像行政诉讼、行政复议等制度,不管怎么判决,最终都会有一个结果,而信访制度本身并不会必然产生一个结果,带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维护自己的权力


李茂润是四川阆中市水观场镇人,他是镇上靠改革开放最先富裕的人。他最大特点﹕权贵在他那里得不到半点好处,村民给他一个外号﹕"不求人"。这个镇还有个叫郑国杰的人,是个无赖大汉,只要他一出现,水观场就被搞得乌烟瘴气。村民也给了他一个外号﹕"疯子"。他一次次要李给他钱,5万、50万元人民币,索要不成,就一次次追杀他,殴打他的家人,砸他的家。在一次躲避追杀的求生路上,他成了残疾人。他一次次向公安派出所报案,公安说要1000元人民币保护费,不给钱,他们就不管。于是,李一再上访,都没有解决问题,走投无路之际,最终选择状告公安机关"不作为",官司打了三年。直至最高法院作出司法解释,一个农民才告赢公安局。

62岁的曹瑞华,走了整整27年的"黑户口"之路。1958年,16岁的他在"支内"(支持内地省份建设,即今天说的中部省份)浪潮中告别上海,成为九江一家纺织印染厂工人,两年后,因一个小小的失误和一次旷工,被单位送去劳动教养,在异乡铁窗和劳改农场苦熬15载。1975年,他结束劳教却失落了身份,成了"黑户口"。从此,他卑微而艰难地求存上海。由于没有身份证和户口,"濒死"的他遭到殡仪馆的拒收,屡屡被公安作为可疑人收容审查,最长的一次竟被收容一年。

漫长的申诉路

1983年,他就开始充满艰辛和苦涩的申述之路。他请求政府平反,替他出示证明,以便办理户口和身份证,但因牵涉到落实政策和劳动工资发放问题而被拒绝。此后,他多次往返九江和上海两地寻求平反之路,没有经济来源,就靠乞讨积攒路费。直到1993年,他终于获平反,但户口问题一直拖到2002年才解决。遗憾的是,如今他的退休问题仍悬而未决,九江每月给他的工资和上海总工会、街道发放的生活补替,总共才290元人民币,刚够最低生活线。他的晚年始终没有保障。

这些苦恼,曹欲说还休﹕"几十年的苦,我也不想去问谁要什么补偿,向谁追究什么责任。我还是那句话,相信政策的阳光总有照到我的一天。"这就是中国国民对国家,对政府的"理解"。

清华大学著名学者秦晖认为上访这个方式,本身就是在法制不健全情况下人民维护自己权利的一个渠道,"找青天"的做法还是一种人治的产物。但目前仍是一种切实有效缓和社会矛盾的办法。很多地方政府却对百姓"向上头告自己的状"十分抵触,对越级上访和集体上访深恶痛绝。许多地方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处罚越级上访和集体上访的人。在河北公路上就出现打击"越级上访"、"集体上访"的标语,还有"开展打击非法上访的专项治理工作"的提法。秦晖认为,"上访"本身就意味着是越级的,如果百姓找直接的管理部门就不是"上"访了。

按理说,公民如果认为政府的某些决策不对,可通过行政诉讼和行政复议解决,国家也有相关的赔偿制度,不用千里迢迢跑到省会和北京上访,只是因为很多公民法律意识不强,而地方政府对平民的法律救助不够,关键的是这些行政诉讼和行政复议制度的可操作性太低,所涉及范围过窄,很多案件根本就不予受理。

据悉,中国最高层信访机构,每年接待和接受的上访人群和信件不下100万。北京的火车南站,是进北京上访者最集中的地方,人称"上访村"。被称为"农民代言人"的李昌平,在推出《我向总理说实话》后,日前又推出力作《我向百姓说实话》,成为中国书市一大热点。 "上访村"常常引发李昌平许多思考。改革开放以来有2000多部新法律,农村乡一级有了法庭,但上访的人越来越多,而通过上访能解决问题的可能性却越来越小,民间的怨情到哪儿去申?李昌平说﹕"上访本来是合法的,但很多地方动不动就对上访者采取拘留、关押、判刑的非法手段。法呀,就像一个魔方,这会不会造成上访者走极端呢?无数的上访者,为捍卫100元的权利,却要付出1万元的代价,逼得很多受害着成为肇事者,维权者成为违法者。我特别想说﹕'尊重弱者权利,让我们来一次和解运动吧!'"

 BBC中文网全部内容
  

繁体 简体


BBC中文网主页 | 返回页首   
联络/荐言
Chinese@bbc.co.uk


© BBC
BBC World Service
Bush House, Strand, London WC2B 4PH, UK.
其他语言的新闻资讯